<rp id="b4lhh"><meter id="b4lhh"></meter></rp>
  • <ruby id="b4lhh"></ruby>
    1. <rt id="b4lhh"></rt>
    2. <rt id="b4lhh"></rt>
        <rt id="b4lhh"><meter id="b4lhh"></meter></rt><source id="b4lhh"><nav id="b4lhh"></nav></source>
        當前所在位置: 網站首頁>政民互動>在線訪談

        堅守初心砥礪奮進 西藏自治區衛生健康事業闊步前行

        訪談時間: 2019-12-09 10:30

        訪談嘉賓: 西藏自治區衛生健康委黨組副書記、常務副主任 王壽碧

        訪談簡介: 各位網友大家好,這里是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門戶網站“政務訪談”,今天我們邀請到了自治區衛生健康委黨組副書記、常務副主任王壽碧為我們介紹西藏民主改革以來衛生健康事業發展歷程和取得的成果。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好,這里是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門戶網站“政務訪談”,今天我們邀請到了自治區衛生健康委黨組副書記、常務副主任王壽碧為我們介紹西藏民主改革以來衛生健康事業發展歷程和取得的成果, 你好,王主任。

        嘉賓:大家好!非常榮幸能參加本期節目,這也是我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活動,希望通過今天的交流,讓大家進一步了解,經過60年的努力,我區衛生健康事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能夠更好得為人民健康保駕護航。

        主持人:好的,王主任,西藏民主改革六十年來,我區醫療衛生事業有了怎樣的改變?

        嘉賓:西藏民主改革以前,僅拉薩、日喀則有3所設備極其簡陋、規模很小的官辦藏醫機構和少量私人診所,從業人員不足100人,加上民間藏醫也只有400余人,無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婦幼衛生保健等專業公共衛生機構,廣大人民群眾患病無法得到及時醫治。

        民主改革以來,中央逐年加大對西藏的援助力度,出臺一系列扶持西藏發展的特殊政策,取得歷史性進步,發生格局性變化。上世紀60年代、70年代、80年代相繼建立縣級醫療衛生機構、疾病預防控制機構,婦幼保健院(站)。90年代實施農牧區衛生事業鄉衛生院、縣衛生站、縣婦幼保健院“三項”建設,2000年以來自治區衛生監督所、自治區血液中心正式建立,覆蓋城鄉的醫療衛生服務網絡基本建立。近年來,國家和自治區逐年加大對衛生事業的投入力度,改擴建了自治區人民醫院、藏醫院,新建了自治區第三人民醫院,婦產兒童醫院基本完成建設,自治區醫院完成基坑開挖,市、縣、鄉(鎮)醫療衛生機構改擴建工程基本完成,所有行政村均有村級衛生室,基本實現一村兩醫。同時,還為基層醫療機構配備了農牧區巡回醫療車、彩色B超、X光機、多參數監護儀、顯微鏡、心電圖機等醫療設備,衛生醫療基礎設施條件得到改善。

        衛生健康從業人員隊伍不斷發展壯大,嚴重危害人民群眾健康的傳染病和地方病得到有效控制,婦女兒童健康水平顯著提高,醫療衛生機構從1965年的193個增加到1548個;床位從1631張增加到16787張;衛生人員總數從2947人增長到24018人。覆蓋城鄉的自治區、地市、縣、鄉、村五級醫療服務體系逐步建成,醫療救治硬件設施得到明顯加強。民主改革初期,現代醫學基本空白,經過60年跨越式發展,形成了藏西醫為主體的醫療服務體系,廣大人民群眾獲得了便利的就醫條件,服務質量和均等化問題得到有力解決。人均期望壽命從民主改革前的35.5歲提高到70.6歲,人口從民主改革前不足120萬人,增加到343萬人。

        主持人:在深化醫改方面,有什么制度性的創新?

        嘉賓:西藏分級診療制度建設始終堅持新時代衛生健康工作方針,著力解決人民群眾“看病難看病貴”問題,努力實現“基層首診、上下轉診、急慢分治、上下聯動”目標。一是開展多種形式醫聯體建設。全區12家三級醫院(含藏醫院)、37 家二級醫院參與各種形式的醫聯體建設。墨竹工卡縣、江孜縣、察隅縣列入國家縣域緊密型醫共體建設試點縣。目前,全區縣域內就診率提高到82.21%。二是做實做細家庭醫生簽約服務。把家庭醫生簽約服務作為重要抓手,不斷細化簽約服務內涵,提供常見病、多發病診治,合理用藥,就醫路徑指導,轉診預約、公共衛生等服務,有序引導群眾合理就醫。截至2018年底,全區家庭醫生簽約服務率達53.4%,重點人群簽約服務率達68.22%。三是制定病種目錄清單。按照“大病不出自治區、中病不出地市、小病不出縣區”目標要求,依托醫療人才組團式援藏人員、技術、資源優勢,根據我區實際,結合各地疾病譜,推動各級醫療機構制定分級病種清單,定期調整補充病種目錄,規范上下轉診標準。目前,已制定367種“大病”、2208種“中病”清單。四是創新巡回診療模式。為統籌調動縣、鄉、村基層醫療人力資源,針對西藏實際和群眾健康需求,解決基層衛生人員缺乏、力量分散等問題,今年啟動實施高海拔偏遠鄉村基層巡回診療。6月在昌都市、那曲市和阿里地區的10個縣、96個鄉鎮衛生院開展巡回診療試點,計劃2020年在全區692個鄉鎮實現全覆蓋。截止目前,全區共組建團隊46個,開展基層巡回診療183次,巡診10萬余人次,開展宣傳咨詢活動269場次。五是加強對口幫扶。17家城市醫院對口幫扶31家高海拔鄉鎮衛生院。派出94名醫療衛生專家進駐受援鄉鎮衛生院,采取“傳、幫、帶”形式,重點從基本醫療服務、公共衛生服務、疾病防控、健康扶貧、宣傳倡導、基本信息統計等六大方面開展幫扶。截止目前,已開展巡診510余次,門診接待量9萬余人次,不斷提高基層醫療衛生服務水平,讓群眾在家門口就看得上病、看得好病。

        主持人:另外,我們來談一談衛生援藏對我區衛生健康事業的推動作用。

        嘉賓:衛生援藏有力彌補了我區衛生健康工作的短板和不足,為推動西藏經濟社會和衛生事業發展,維護社會局勢穩定,增進民族團結等方面做出了重要貢獻。一是對口援藏工作扎實推進。1973年7月,國務院下發文件,向西藏派出醫療隊,幫助西藏各地開展醫療、科研、教學工作。1973年至1983年的10年間,先后派出5批、近2000名進藏醫療隊員。2002年5月,第三次全國衛生援藏工作座談會決定,把衛生援藏工作正式納入黨政對口援助范疇。目前,全國共有17個省(市)、16個國有大型企業和12個國家衛生健康委直屬單位承擔對口支援任務。二是“1774”醫院醫療人才組團式援藏工作有效開展。2015年6月,中央組織部、原國家衛生計生委啟動實施醫療人才組團式援藏,先后從北京、上海、安徽、廣東、重慶、遼寧、陜西7個對口支援省市65家醫院選派842名醫生。4年來,援藏專家幫帶826個醫療團隊、2354名本地醫務人員, 選派有培養潛力的本地醫務人員和新入職醫生到對口支援醫院跟崗培訓、進修業務。拉薩市等六個市人民醫院成功創建“三級甲等”醫院,阿里地區人民醫院成功創建“三級乙等”醫院。按照《關于印發加強三級醫院對口幫扶貧困縣縣級醫院工作方案的通知》(國衛醫發〔2016〕7號)要求,86家三級醫院對口幫扶西藏自治區74縣85家醫療機構(含1所市婦幼保健院、71所縣人民醫院、5所縣藏醫院、1個鄉衛生院、1個社區衛生服務中心、6個村衛生室)。三是積極協調,全力協助“組團式”血液援藏工作。黨中央高度重視西藏人民健康生活,2015年由國家衛生健康委組織實施血液“組團式”援藏工作,明確對口援助省份、血液月援助量,對我區醫療衛生技術發展和人民群眾健康需求進行托底保障。

        主持人:健康扶貧是近幾年老百姓關注的熱點,請王主任和我們聊一聊健康扶貧工作?

        嘉賓:我區堅持把健康扶貧作為關鍵戰役來抓,深入開展健康扶貧“三個一批”和三年攻堅行動,著力解決基本醫療有保障突出問題,努力實現貧困群眾“有地方看病、有醫生看病、有醫保制度保障看病”的目標。

        自2016年以來,西藏自治區衛生健康委全力做好“三個一批”工作,全區“因病致貧、因病返貧”貧困人口從2016年的63394人下降到目前的7005人,為西藏各縣實現脫貧攻堅貢獻了力量。一是大病集中救治一批。結合我區疾病譜,擴大病種至33種,明確定點醫院、診療方案和付費原則以及保障政策。目前,全區罹患大病3987名,已救治3646名,救治率達91.4%。二是慢病簽約服務一批。通過長期堅持“三個一批”行動計劃,實現了55621名建檔立卡“因病致貧、因病返貧”貧困人口擺脫了貧困,因病致貧返貧率控制到5.99%。為4322名罹患我區33種大病集中救治病種的貧困患者提供規范化集中治療,為高血壓、糖尿病等慢病的貧困患者提供基本救治和家庭醫生簽約管理服務,為重病患者提供兜底保障,同時,還實現了縣域內住院“先診療、后付費”和“一站式”即時結算,明顯減輕貧困患者醫療費用負擔。三是重病兜底保障一批。對不能一次治愈、醫療費用持續發生且巨大的重特大疾病,提供基本醫療保障、大病保險和醫療救助等保障措施。

        主持人:近年來,我區疾病預防控制工作取得了巨大成就,請為我們介紹一下傳染病、地方病防治相關情況?

        嘉賓:民主改革前,西藏各地衛生狀況極差,常有瘟疫流行,因無防護機構,傳染病、地方病嚴重威脅著廣大人民群眾的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很多人因病致殘,甚至病死。

        民主改革后,全區建立了82個疾病預防控制機構,重點加強對傳染病和地方病的普查防治工作。醫學科學技術迅猛發展,20世紀60年代消滅天花,80年代中期開始在全區范圍內對兒童進行卡介苗、麻疹等疫苗的接種,接種率達90%。2009年實施擴大免疫規劃,對11種傳染病的預防實施了計劃免疫。連續18年無脊髓灰質炎病例報告;2010年基本消除碘缺乏病;鼠疫、結核病等重大傳染病得到有效控制;大骨節病和飲水型氟中毒已超額完成“十一五”國家重點地方病防治規劃目標;瘧疾消除工作今年初步通過國家考核組驗收。法定報告傳染病發病率和死亡率從1978年的3864.12/10萬和6.65/10萬下降到2019年的378.53/10萬和0.93/10萬。

        2017年,自治區黨委、政府作出“絕不把包蟲病帶入2020年小康社會”的鄭重承諾,建立黨委領導、政府主導、部門聯動、全社會共同參與的包蟲病綜合防治工作機制,僅11個月的時間就完成了全區人口的篩查工作。確定區內13家定點醫院,預留床位150張,醫療費用由政府財政實行兜底保障,“無預約、無等候、零支付”地開展救治工作,累計開展手術治療5000多例,符合藥物治療標準的患者統一免費發放藥物,實現應治盡治。

        2018年6月,全面啟動結核病、病毒性肝炎、風濕病(骨關節疾病)“三病”綜合防治工作。在十分艱苦的條件下,進行廣泛深入的調查研究,累計完成對195.6萬人的篩查檢測和防治干預,超額完成“三病”重點人群篩查工作。

        主持人: 婦女兒童健康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那么我區婦女兒童在醫療保障方面采取了哪些措施?

        嘉賓:民主改革前,西藏婦女兒童健康權益得不到保障,全區孕產婦死亡率達5000/10萬、嬰兒死亡率達430‰。

        1951年,開始在西藏宣傳新法接生和婦幼衛生知識,1953年,舉辦新法接生和婦女保健知識培訓班,培訓了藏族接生員,60年代初,開展對農村婦女特殊生理階段衛生狀況的調查。70至80年代以后,逐步在每個鄉配備了鄉村醫生和接生員。建立7地(市)婦幼保健院,啟動實施婦女兒童“五期”保健等工作,住院分娩率1989年為2.9%,90年代,在推行新法接生的同時,大力提倡孕產婦住院分娩。

        進入新世紀,印發《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關于加快推進全區婦幼衛生工作的意見》,婦幼健康工作逐步擴展到覆蓋婦女兒童整個生命周期的全面服務,初步形成婚前、孕前、孕期、產后、兒童5個時期“一條龍”服務鏈,婦女兒童常見病、多發病得到有效防治。完善住院分娩獎勵補助政策,先后制定出臺《西藏自治區“降消項目”農牧民孕產婦住院分娩救助管理暫行辦法》和《促進農牧區孕產婦住院分娩工作暫行辦法》。自2011年起,自治區財政每年投入1000余萬元為農牧區孕產婦購買孕產婦住院分娩醫療保險,逐步提高孕產婦住院分娩補助,提高住院分娩率。2019年5月召開全區婦女“兩癌”防治工作啟動會,印發《西藏自治區婦女“兩癌”防治工作方案》,明確工作流程。截止目前,完成全區篩查近9萬人次。各級衛生健康部門充分發揮醫療人才組團援藏優勢,協調對口支援省市(單位),在選派援藏醫護人員時重點向婦產科、兒科傾斜,將產兒科和相關支撐科室建設與能力作為對口支援重點領域,幫助提升全區高危孕產婦和新生兒危急重癥救治能力,降低孕產婦和嬰兒死亡率。

        隨著我區婦幼健康資源不斷增長,服務體系逐步健全,婦幼健康核心指標持續向好,婦女兒童健康水平不斷提高。全區孕產婦死亡率、嬰兒死亡率下降到2018年的56.52/10萬、11.59‰。住院分娩率提高到2018年的90.66%。

        主持人:藏醫藥是我們的傳統醫學,請問我們在藏醫藥事業振興方面做了哪些努力? 

        嘉賓:藏醫藥學是中華傳統醫學的重要組成部分。國家和自治區歷來高度重視藏醫藥事業的發展,藏醫藥文化得到有效保護和傳承。各級藏醫藥機構作為藏醫藥文化繼承、創新、展示和傳播的重要場所,通過優化醫院環境、加強形象體系建設以及設立藏醫藥文化館等多種形式,弘揚了行業傳統的職業道德,推進了藏醫藥文化建設。自治區先后于1986年、1996年、2014年召開全區振興藏醫藥大會,出臺《關于進一步加強藏醫藥工作的決定》和《關于進一步扶持和促進藏醫藥事業發展的意見》,有力推進藏醫醫療、教育、科研和產業發展。一是藏醫藥服務體系逐步完善。上世紀80年代,西藏自治區藏醫院先后4次進行改擴建。經過幾十年的發展,截至2018年底,全區公立藏醫醫療機構發展到43所,其中,自治區級1所,地(市)級6所,縣級35所,高校附屬藏醫院1所。并建立了624個鄉(鎮)衛生院、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藏醫館,全區藏醫病床數達2412張,鄉鎮衛生院和村衛生室藏醫藥服務覆蓋率分別達到89%和38%,藏醫藥技術人員總數達3763人。

        二是藏醫藥人才培養和隊伍建設成效顯著,診療水平得到加強。60年來,全區相繼建立了自治區藏醫學校、西藏大學開設藏醫系,西藏藏醫學院,開展藏醫藥醫學理論體系、診療體系等系統教學。全區藏醫藥高級人才、技術骨干和基層實用型人才梯隊基本形成。以傳統為基礎的藏醫藥傳承創新工作全面開展,特色優勢得到充分發揮,在肝病、胃腸疾病、皮膚病、婦科病治療方面取得突破。三是藏醫藥文化建設得到加強。天文歷算等國家和自治區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達37個,2018年6月《四部醫典》列入“世界記憶亞太地區名錄”,當年11月,藏醫藥浴法成功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通過舉辦國際藏醫藥學術會議,參與國際“非遺節”等,推動藏醫藥對外交流合作,藏醫藥影響進一步擴大。四是藏藥生產邁向標準化規范化和規模化。藏藥生產企業從手工作坊到工業化生產逐步發展壯大,產業體系基本形成。藏藥生產企業發展到17家,均通過國家GMP認證,從事藏藥生產人數達1800多人。擁有藏藥國藥準字號159個品種、311個,主要生產丸劑、散劑、膠囊劑、顆粒劑等8種劑型。形成了甘露、奇正等藏藥產業知名品牌。

        主持人:非常感謝王主任的詳細介紹,王主任從深化醫改、衛生援藏、健康扶貧、疾病控制、婦女兒童醫療保障、藏醫藥振興等方面介紹了我區衛生健康事業發展歷程,西藏各族人民從不離鄉不離土就能看上病、看好病的巨大變化中切身感受到習近平總書記和黨中央的親切關懷,倍感社會主義制度的無比優越性,實現以健康保穩定、促發展,以健康惠民生、聚人心。本期訪談到這里就結束了,再次感謝王主任,感謝廣大網友。





        政務APP

        政務微信

        政務微博

        免费的成年av动漫网站-亚洲成在人线免费视频-在线偷拍国产视频免费